枯桑知天风,海水知天寒。
入门各自媚,谁肯相为言。

拒绝围观

复习测量学考试中。
瞎写愉快。
日暮时分,大侠便到了落脚的镇子。他随意步进一家瓦片稍显破落的客栈,见他兼着卖饮食,遂要了一道白粥,两碟菜。菜是时令菜,黄瓜、茼蒿,脆得正好。店里灯火已臃肿起来,人声与熟牛肉的香气沸得微醺。大侠不要就酒,不要肉,却不是因忧虑酒肉生事。他并不穷,然也须拮据着过生活。江湖浪荡,务必每日都能启程。

全方位自我嫌弃+自我认同感和归属感严重缺乏,长年累月觉得自己有罪。

我已经超脱了自卑的范畴。

或许哪一天我就是自杀小队里的一员啦。

© 远山十日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