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在那种老旧的原著风同人文看到可甜可甜的王萌,就仿佛在喉咙里塞了个跳跳糖……又甜又苦。
扪心自问也不是甜?就比较……安分守己己己己?……
附图一张,临表涕零,不知所言。
原文是许维夏太太的万古如斯。

评论(2)

© 碣石黄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